当前,全国上下都在厉行节约,“节约粮食,杜绝浪费”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袁隆平院士已千古,但这位“稻田的守望者”永远都在我们心中。今天,文联借此契机,推送一篇长乐区作协主席林秉杰的文章:杠面记忆。

  在文中,小编读到了一种独特的思念的味道,一种时间深处的馈赠!希望你也能够看到、吃到这份快乐,获得属于自己的独家记忆!

  从记事起,杠面就是母亲的味道。

  端午节来临,农村家家户户都收成一些小麦,兑成白白的面粉后,农妇们就各展手艺,做成各色各样美食,慰劳一家人一年的辛劳。一年以吃番薯米为主的经济匮乏时代的农村,就是吃一顿杠面,也算是过节的改膳。

  清晨,母亲把两斤白白的面粉倒在桌面,加水揉搓,让面粉成为光滑的面团,并不断继续洒进干面粉,去除粘稠,增加面团的光滑。做杠面,是要付出力气的活计,要想杠面有筋道,得不断用力揉搓,直到有一定的弹性,适应用力拉研不断,这样的面,煮出来才有嚼劲,好吃。

  接着,就开始用擀面棍研搓了,擀成大大的圆饼式,再折叠再研擀,这样的过程还需不断洒进面粉,防止粘桌面。2斤的面粉,可以擀至五六十厘米见方的薄饼,再折卷待切。

  这时,我们兄弟俩常常就搬来一张凳子,趴在桌面上,看着母亲擀面。差不多了,母亲就拿出菜刀和垫板,把折卷的面饼放在垫板上,细细的一刀一刀切成面丝。

  当年才三岁的弟弟就伸手在母亲切下的面上,轻轻抠下还未散开的面条,母亲切一下,弟弟抠一下,突然,弟弟“哎呀”一声,鲜血从他的中指滴落。母亲急忙丢掉手中菜刀,抱着弟弟到房间拿棉花与纱布,把弟弟切破的手指包起来。至今,弟弟的右手中指还有一些弯曲的痕迹。

  这次端午节吃杠面的情景,留在了母亲的记忆中,多年后,母亲还常常说起。而我也是记忆深刻的,所以每次做杠面,到了切条时,总会想起这些难忘的经历。

  面切好了,再继续抓起面条抖散,并洒上面粉,就可以下锅了。

  烹煮的过程,也很有一些讲究,需要沸水下锅,才不会让面条粘糊。汤水开了,再用慢火烧煮十几二十分钟,这样的面条才有嚼劲,又不会使面条糊断。

  母亲做的杠面,就是我们兄弟们的偏爱,可以筋道不糊,汤汁浓稠,在面条内渗入了配料的鲜美,吃起来回味无穷。而这得益于手揉功夫到位。

  传统杠面有两件配料是长乐人的最爱。一个是猪的筒骨,一个是猪大肠,这两件应该是杠面的经典配料了。在杠面不断成为长乐人经典美食的过程中,配料也在不断演变,如今最好的应该是梭子蟹了。有红膏的梭子蟹,一加入这道家庭小吃中,它的意义就非同一般了,因为梭子蟹太过贵重,所以用红膏煮的杠面,就是接待贵宾的地方特色佳肴了。

  如今,在长乐的杠面店,都会备有许许多多的菜品,在等待杠面熟透之时,可以先吃些店里现成的菜品或者小饮几杯。家庭小食杠面,走上市面,成为长乐人朋友聚会的常见待遇,它既快捷方便又美味,就常见大家方便时或者周末呼喊:“请你吃杠面”!这已成为时尚的人间烟火,更是让人谈起就垂涎的记忆。但是,无论加多贵重的海鲜珍品煮扛面,也吃不到母亲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