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1个小时,为帮走失的痴呆老人找到家,市公安局首占派出所民警李辉殚精竭虑,上下奔波……尽管过程一波三折,愿望在不断地落空……而惊喜和收获总是留给那些坚定信念、一路续写忠诚的民警们。

  在陪老人回家的行程中,民警用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警民鱼水情深的赞歌,畅通了警民和谐的“最后一公里”。现将该所民警李辉的警情日记刊发,以飨读者。

  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大雨,今天出警班。

  19点29分,警情:长乐市11路公交车驾驶员曾某报警称“有位老人坐在其驾驶的公交车上,公交车已至终点站(长乐首占镇塘屿村),但老人仍不下车。”

  出警,大雨滂沱。我和同事赵菁急忙赶到现场,看到一名年龄约70岁,身高1.60米左右的男性老人。他上身内穿一件黑白相间竖条纹的POLO衫,外套灰色衬衫,下身穿黑色西裤,左手戴一块金色HOTSTAR手表,操福州话口音。车已到站,老人却一直坐在11路公交车内不肯下车。我走向老人,耐心地用福州话和他交谈,不料老人对于我们所询问的身份信息、家庭住所地址等问题均回答不知道。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中也没有任何身份、住址线索,我初步判断此人可能有老人痴呆。

  我们向指挥中心反馈并询问近期走失人员情况,答复没有此类人员,向所领导汇报现场情况,安排赵菁回所内通过警综平台对首占镇、玉田镇年龄在70岁左右的老人人像进行人工比对,同时通过福州公安微博、长乐公安微博、长乐论坛、微信扩散寻亲信息。

  我继续留守,耐心向老人询问,从老人断断续续的言语中,听到一直重复的话“1路车到我家”、“琅峰”。我赶忙联系到琅峰村的村干部过来辨认,经过辨认不认识。难道老人家住在1路公交车站旁?夜黑,22:00冒着大雨带着老人按1路公交车行驶路径:森林公园站、上湖环岛、建材市场……一站一站的排查过去,直至00:30老人始终不认识这些公交站点,并且周边的群众也不认识这个老人。天下着大雨,心情像天空中的乌云一样,折腾到半夜仍没任何线索。

  这时电话响起,同事赵菁传来一个好消息,在首占镇珠湖村有个名叫陈某的很像这个老人,但其家中电话不通。我听后立即带着老人,一路伴随着雨水落在车窗上敲打声,赶到首占镇珠湖村委会。经珠湖村村干部查看:“是他,是陈某。”我长舒一气,总觉事情有了着落了。来到村干部指示的住处,我们却发现,真正的陈某原来正在家中!

  这时夜已深,已经凌晨1:30,只好带着老人回到所里,安排他在所里休息。我们继续在电脑中排查人像……3:30,困了,先睡,明天还要继续。

  次日,所长安排我和两个协警继续寻找。10:00,和老人继续无意识聊天中,虽仍无果,但不放弃。11:30,安排老人吃饭,再到公交车站查查。到公交森林公园总站了解到,老人一开始好象是在八角亭站乘坐1路闽AZ6393公交车到森林公园公交站,之后就一直乘11路公交车不下车。但看录像的工作人员下班了,要14:30才上班。

  之后又与老人交谈,老人一直说“1路车到我家,我会认得家。”白天说不定老人会认识回家的路,要不再试试?有一丝的线索都会给我们无比的希望。带着老人到了八角亭站,下车,“咦,老人认识这”到了站牌处等车。6路车来了,没有上车,1路车来了,哟呵老人自己上了公交车。跟吧,吴航小学、市政府……森林公园站。下车,又转乘11路公交车,后山村、福州外语外贸学院……塘屿市场。晕,又回来了。这次的现场模拟找线索,终告失败。

  14:00,老人在所内发脾气,表示不要待在派出所,要自己走回家。为确保安全,民警赵菁和协警跟随老人身后走走,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老人在辖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走到玉田镇琅峰村还是没有结果,我们把他劝回所内。

  14:40,我到森林公园公交车总站,查看录像:“8月12日16:15八角亭老人出现,上了闽AZ6393公交车。”我们又到指挥中心查看城市监控追根溯源。当我们正在查看监控时,16:00吴航街道一名叫张某前的群众向指挥中心请求查找走失的父亲,72岁,在东关走失,患老年痴呆,身高1.60米左右。火速联系上,给他照片看,照片上的人,他是要找的人——-他的父亲张某。联系上张某,带其到所,老人见到张某,激动地抱着他的手臂说:“我们回家。”在场的人员为老人找的家人而高兴,我们也为自己的辛苦付出而欣慰。

  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事成之后,我很想知道,老人口中一直自言自语的“1路到我家”的缘由。问起老人的儿子张某,原来,老人的家住在8路车终点站,应该是“8路车到我家”。而老人儿子的舅舅是玉田琅峰村人,8月11日,其到老人家探望,被老人记下来他是住琅峰村,是乘11路公交车来的。

  最后我们向老人的儿子做了提示:像他父亲这样的患老年痴呆的老人,要在衣服上绣上姓名和联系电话。这样走失了容易查找。

  不是“1路车到我家”而是“8路车到我家”,这一警单虽然简单,却几经波折,我们虽然辛苦,但汗水换来的百姓的平安幸福,我们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