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江马家巷15号,四㮼三,前座保留原样,后座已改造成现代建筑。海战后,此宅是在同治年间由秀才张封翁镛从马姓人家手上所购买的,张家先祖们热衷于公益之事,张封翁镛,号晓堂,水师旗营副佐领张人龙之父。他善诗,工翰墨,素守卧碑,舌耕为业。每次遇到台风,他都前往北城外巡视一下。如果有见到江面漂流尸身,总是典买自家面被,雇用工人掩埋尸体,虽然一家老小面临饥寒但是完全没有去想。其孙光天,号尧民,克承先志。光绪二十五年夏,海啸大作,鲤冈山脚下观音殿右旁山体圮塌,露出尸骸多具。与许封翁国光,号石屏,合筑义冢,可谓仁及枯骨矣。马江海战后,旗营每次遇到七月初三,都会在公衙门延僧酬普度三昼夜。国变后,由张封翁尧民发启劝捐,照例酬谢。多年来尧民都是自己多垫付钱财,毫无怨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后人中出一名舰长,名叫曾存,今天笔者来讲述他传奇的一生。

  张增存,又名曾存,字修初,长乐琴江人,一生效力于海军事业,也算是可圈可点。生于清光绪六年( 1880年)正月二十五日原是黄家人,自小过寄给张家。张家一向重视他的学习,光绪二十六年,张增存考入福建船政后学堂第十六届驾驶班。光绪三十年冬,张增存毕业于船政后学堂第十六届驾驶班,毕业后奉派上“通济”练习舰见习。光绪三十一年,张增存派充“海折”巡洋舰任驾驶二副,千总衔。宣统二年(1910年)十一月,张增存升“海坼”舰驾驶大副。宣统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张增存协驾“海坼”赴英参加英皇乔治五世加冕大典及海军大校阅。1912年1月,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宣告成立,消息传来,“海坼”舰在英国易帜。3月27日,张增存随“海坼”舰启航归国。5月12日,以其参加英皇加冕有功,获“五等文虎勋章”。1913年2月25日,张增存被授予海军上尉衔。6 月7日,张增存获得“二等银色奖章”,升“海坼”舰上尉航海长。7月12日,“二次革命”爆发,张增存随“海坼”舰参加镇压二次革命,攻打淞沪炮台等。1914年5月25日,张增存被授予海军少校衔并获得“四等文虎勋章”。补充这艘军舰来历,海圻”号巡洋舰是英国阿姆斯特郎厂建造的,光绪二十五年十月到华。其舰排水量4300顿,舰长132.3米,舰宽14.3米,吃水6.1米,最大航速24里/小时,马力17000匹,舰炮数十门,当时被誉为天朝第一舰。

  1916年7月15日,张增存调任海军第一舰队司令处上尉参谋。10月1日,张增存升任“永翔”炮舰少校副舰长。1917年7月,张增存随舰参加护法运动。1918年10月10日,张增存调任护法军政府“海琛”巡洋舰少校副舰长。海军总长程壁光、驻沪海军司令林葆怿,发表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宣言,在沪组成“护法舰队”南下广州,支持孙中山革命。时任“永翔”炮舰副舰长,海军少校、第一舰队参谋、代理舰长(当时舰长在北方,)的张曾存,率“永翔”舰加入了“护法舰队”,于1917年7月22日南下广东参加了“护法”斗争为中国民主革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1918年在程壁光司令的葬礼上,张曾存写下“为国捐躯”的挽联。笔者曾经找到一张老照片,是程司令与张舰长所带领的军官合影,足可见程司令是他一生中的贵人,有心栽培他成为海军栋梁之才,如果程司令没有遇害,张舰长前程一定不可限量。

  1919年3月,张增存升任“飞鹰”舰中校舰长,12月1日升海军上校。1922年5月30日,参加护法海军的闽籍官兵1000多人因军舰被夺而被遣散、驱逐回闽。张增存也随之回闽。1922年4月27日孙中山要整闽系海军。在“夺舰事件”中,飞鹰”舰长张曾存因也在毛寓,闻警避入厕所,始得幸免,离舰回乡就离开海军事业,闲职在家。所以1922年夺舰事件对于他影响很大,致使再也无法上舰,是他海军事业的转折点,正当壮年,他也到处求人,希望可以回到军舰,无奈只能在福建省内从事海军后勤事务,官场腐败 个人沉浮,由不得己。

  张增存等聚集于马尾,收编入海军警备队,李世甲任海军闽江警备司令部中校参谋兼警备队队长(管带),林永谟协助李世甲督带这支警备队。张增存充任候补员。1923年秋,海军第二次攻打厦门的北洋军李厚基部,海军少将林永谟任总指挥,张增存充任海军备队上校副官。1924年10月28日,北京政府海军部下令在福建漳州(东山)设立漳州海军总指挥部,张增存充任参谋官。1926年初,张增存充任上校舰长。1927年3月14日,北洋海军总司令杨树庄率海军易帜,归附国民革命军,在吴淞口成立国民革命海军总司令部,张增存充任国民革命军海军总司令部上校科长。1929年10 月25日,张增存充任南京政府海军部少校候补员。1933年,张增存充任海军部参事。1938年1月1日,张增存转为海军总司令部少校候补员。这些所担任的闲职说明他的事业走下坡路,原本可以在军舰上大有作为。

  1946年3月1日,张增存回老家休养,为家乡父老做不少好事,至今百姓都在念道他的好,修庙,修路,重建学校等等,都是当仁不让。1947年2月2日,张增存因病去世,葬于洋屿山。

  张曾存后人散于全国各地,他们对于先祖之事也是所知不多。如果要完整去再现他的历史,需要我们用心去挖掘,在翰海文献搜索,一点点去收集,终成可以完成此篇。今日此文一出,我等甚感兴慰不已。琴江游发展需要我们去挖掘每一栋旧房子的人文资源,完整再现它的历史。琴江古厝故事还需继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