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静谧的说法

  躺在麦地里的两只眼睛

  ——就是两眼水井

  流淌出来的滚烫的泪

  划出的两条蜿蜒的河

  冲出的那片盐碱地

  都在寻找他

  按流浪的说法

  就连远在月牙泉边的远方

  ——那个不会哭的孩子

  那些洒下的干瘪种子

  扔掉的被汽车碾碎的杯子

  落在西北,单纯的风

  都在寻找他

  按须臾的说法

  他知道太阳的去向

  躲在丛云身后的月亮

  ——那双偶尔撕开黑夜的手

  在一个囹圄、瓶颈之处

  洒出与太阳同样的光束

  而后与高傲的公鸡一同睡去

  最后,只能

  按流言的说法

  今天,太阳累了

  请大家闭紧眼

  过完混沌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