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峰有个黄春登”

  说起调解工作,长乐法院上上下下都知道金峰法庭的黄春登,他,还不到40岁,却已在法院工作19年,其中在基层法庭工作了17年。他,个子不高,略显清瘦,说话声略沙哑,却极具亲和力。17年来,他扎根基层法庭,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遗余力练好调解基本功,努力化解社会矛盾纠纷。2008年以来,他办结的696件民事案件中,调解撤诉的达614件,调撤率近90%,成为名副其实的“调解标兵”。去年,他更被评为“全省法院调解工作先进个人”,长乐法院仅其一人获此殊荣。说起长乐法院的调解工作,长乐法院的法官都会自然而然地提及:“金峰有个黄春登!”

  “马上去请春登来”

  2009年12月,四川省民工庞某在受村民郑某、陈某雇佣装修房屋过程中,不慎从三楼坠落致死。死者家属及其同乡30多人到镇司法所要求处理,情绪激动,要求赔偿60万元。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和司法所所长不约而同地说:“马上请春登来!”

  黄春登法官应邀介入调解。在吵吵嚷嚷的死者亲属面前,他显得冷静而又温和。他认真倾听双方的意见,仔细分析争执点,宣传有关法律规定,和司法所干部一起苦口婆心地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当日下午,他们继续耐心细致地做足调解工作,双方意见渐趋一致。到下班时间后,他本来可以通知当事人第二天再来,但他继续“趁热打铁”,直到晚上8时,双方当事人终于达成协议。接着,他依双方当事人的申请,依法及时就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受害方拿到了赔偿款27万元。本案案结事了。

  “每次我们有难解的民间纠纷,就会马上想到法庭,想到黄春登法官,他做调解有一套!”镇领导说。

  介入调解做到“三个明确”

  2009年上半年,某中学在校生陈某与同学林某因琐事发生互殴,事发后,双方家属就赔偿事宜多次经镇司法所调解无果。这时,司法所就想到“老朋友”黄春登,邀请他介入调解。他马上理出调解思路,明确调解重点,邀请双方当事人所在的敬老院人员、学校老师和村干部等,配合镇司法所,“同台”调解、“联手”调解。他和司法所、学校、村委会的有关人员多次斡旋于当事人之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喻之以法,不断地“磨嘴皮”,终于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并于当日履行完毕。

  2009年11月,文岭镇某村一妇女在某医院分娩过程中,医护人员采取措施不当导致该妇女子宫全部被切除,从而完全丧失生育能力。经鉴定该医疗行为构成医疗事故。受害人家属情绪激动,不断到医院要求给个说法。黄春登同志应邀提前介入调解,他首先弄清纠纷涉及的法律主体,厘清争议焦点,并向纠纷当事人充分释明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安抚受害人家属情绪,劝说其依法理性维权,经过数次调解,最终促使双方就医疗损害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并在双方当事人的申请下,以司法确认方式促成该案了结在诉前。

  说到提前介入调解,黄春登同志娓娓道来:“每次我提前介入调解时,主要配合司法所做到‘三个明确’:第一,明确法律关系主体,这样可以保证拟定调解协议时主体不出现错误,从而确保协议法律效力。第二,明确双方争议焦点,因为发生纠纷后,当事人情绪激动,常会牵扯到其他与纠纷无关的东西,这时候我们要理清思路,明确纠纷焦点所在,确定纠纷解决方案。第三,明确赔偿案件涉及的项目,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涉及到诸多赔偿项目、标准,我们要释明有关法律,主要让双方知道有哪些赔偿项目,赔偿金额大约多少,引导双方理性对待赔偿事宜,促使受害人放弃不合理要求。”

  “看着老人家要回了欠款,很高兴”

  2011年3月的一个晚上,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一位法官和一名法警还守在一户宅院的大门口,这位法官就是黄春登。

  原来,一位70多岁的老伯几年前开了家小水泥店,被陈某拖欠了3200多元水泥款,老伯多次讨款无果,诉至法院。案件到了黄春登的手上,他要求书记员抓紧送达,可是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法找到陈某并直接送达有关诉讼材料。本来这个案件按法律程序,可以公告送达,但作为原告的老伯又得预垫公告费。黄春登于心不忍,这天晚上,他根据得到的消息,获知陈某可能在一户民房里。当时已是下午5点,他和法警立即赶过去。这是一个宅院,他和法警在外敲了好久门,都不见回应。但他没有放弃,继续守在大门口。这才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功夫不负有心人。晚上8点多,陈某终于露面了,他马上向其办理了送达手续,同时做陈某的思想工作,动员其主动还款。第二天,陈某和老伯一起到法庭,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由陈某支付2800元水泥款了结纠纷。

  “当时看着老人家要回了欠款,在现场认真地、一张一张地数着钱,真得很高兴,自己的辛苦没白搭,值!”

  “现在有钱买年货了”

  2011年2月1日,正是农历腊月廿九,家家户户沉浸在节日的浓厚氛围中。晚上六时十五分,天气阴冷,夜幕已降。负责驻庭值班的黄春登和一名书记员正在法庭食堂吃晚饭,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法官同志,我被欠了工钱,没钱过年,快帮帮忙!”

  敲门的是湖北民工向某,去年他给工头刘某打工,为某厂房施工装模板,几个月下来被拖欠了6300多元的工资,这几天一直催讨无果,情急之下,向某想到了法庭便赶了过来。

  这钱可是农民工兄弟的血汗钱呀!看着都快急哭的向某,黄春登同志也着急起来,他马上和工头刘某取得联系。刘某来到法庭后,承认了拖欠工资的事实。黄春登随即做刘某的思想工作:“大过年的,先让人家过个安心年,这欠的钱也不是太多,你看是不是还给人家……”。刘某辩称自己也被建设方拖欠工程款,手头不宽裕,考虑年后再还这笔工钱。黄春登没有放弃,继续做工作,并提醒刘某换位思考:“换成是你,大过年,你被欠了这笔钱,而家里老婆小孩又等着用这笔钱,你会怎么想……”。

  他的苦口婆心没白费。刘某表示愿意先给1000元,余款年后再说。黄春登见刘某有所松动,趁热打铁,再做工作。刘某也为他的诚心、热心所感动,终于表示一次性先给2000元,余款在正月十五前付清。向某表示接受。晚上8时许,在他的主持调解下,刘某当场付给向某2000元现金,并就余款出具了欠条。

  向某非常感动,对黄春登连连称谢:“现在有钱买年货了!”

  “这个法官做调解很给力”

  黄春登同志工作近20年,始终坚持扎根基层。他在法庭工作十几年,兢兢业业地做好民事审判工作,做好调解工作。他关心当事人疾苦,在审理的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看到受害人特别是外地民工受害人焦虑和期盼的目光时,他做调解工作更是不遗余力。他说,交通事故的受害人都是眼巴巴地等着用钱,这使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所以他经常做肇事方,做保险公司的思想工作,努力让他们尽快兑现赔偿款。

  今年年初,一外地民工被小汽车严重撞伤,几近全身瘫痪,可是车主去向不明。受害人要求赔偿金额较大,而保险赔付金额有限,他先后12次到车主家中,动员其家属出面参与调解解决。车主的家庭亦不富裕,但在黄春登同志不断努力下,车主家属最终还是凑了钱赔给受害方。受害人的法律援助律师也没想到这样一个棘手的案件能最终调解成功,不由地说:“这个法官做调解很给力!”

  “如果该案按正常的法律程序走,要公告送达,受害人拿到赔偿款至少要到年底。他们等不起啊!”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才让他做调解工作达到了全身心投入的境界。

  作为一名党员,黄春登同志在工作中总是冲在最前面,敢挑重担,敢办难案。从事过民事审判工作的同志都知道,办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最“啰嗦”,因为当事人往往会在赔偿项目及标准方面争个不休,这类案件调解难,调解不来要下判写判决书也不轻松。今年上半年,法庭受理了不少该类案件,法庭负责人在分案时有点为难。黄春登同志自告奋勇:“这类案件都分给我办吧,我办得比较熟了!”今年上半年,他办结了23件这类案件,大多数都能调解结案,实现了案结事了人和的良好效果。

  “作为一名基层法官,我就要担当起自己的一份责任,扎根基层,立足本职,实实在在地为群众做一些事。”——这就是他,一名“老法庭”的真实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