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初,两场兄嫂与弟媳之间的官司同时诉到长乐市法院金峰法庭。

  原来,金峰镇某村60多岁的陈某夫妇,要求弟媳李某偿还5年前借的9万元欠款。弟媳辩称,借条是丈夫生前写下的,那时丈夫正患间歇性精神病,写的借条没有法律效力;陈某夫妇因为讨款多次跑到自已家里闹事,砸坏不少财物。所以,李某也以陈某夫妇为被告,起诉要求赔偿财产损失1万多元。

  兄嫂告弟媳,要求还钱;弟媳也告兄嫂,要求赔偿损失。这两起关联纠纷不简单。诉到法院,说明双方矛盾已深,如处理不好,可能激化矛盾,导致纠纷升级,甚至引起更严重的冲突。

  “要请‘长谋’来参谋!”金峰法庭负责人刘志峰说。

  “长谋”就是全国模范调解员陈长谋,潭头镇岭南村的调解主任。他个子不高,皮肤略黑,长得壮实,带着一副眼镜。他在村里干了近20年的调解工作,调解了大量的民间纠纷,在当地群众中很有威信。周边乡村的百姓一有解不开的“结”,就会请他来帮忙解决。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长乐法院的“三员”——人民陪审员、特邀调解员、执行联络员。

  请陈长谋来“参谋”,就是请他作为陪审员参加案件合议,参与案件调解。承办人林平建副庭长认为,在借条落款日期前后,被告丈夫确系患过精神病,但无法直接证明借款当天是否处于患病状态,且双方之间因借贷纠纷又产生出新的矛盾,因此直接判决,效果肯定不理想,还得把工作重点放在调解上。

  陈长谋来了。离案件开庭还有20多天,他就和承办人及另一合议庭成员、与当事人同村的人民陪审员陈强,一起分析了案情。合议庭立即召集双方调解。但双方相互排斥的情绪强烈。大家认识到,如果继续生硬地给双方讲法律,讲大道理,不但化解不了矛盾,反而会引起双方情绪反弹,只有从亲情的角度出发,以情感人,以情动人,笼罩在双方心头的乌云才有可能拨云见日。此后的一个月内,陈长谋、陈强数次上门调解,通过拉家常、说亲情,逐步赢得了双方当事人信任。经过十余次不懈调解,双方最终相互作出让步并达成和解协议,由弟媳李某偿还陈某夫妇4万多元了结纠纷,同时李某撤回另案起诉。

  今年年初,林某(女)起诉陈某离婚一案诉到金峰法庭。法庭查明,林某与陈某于2004年结婚,并生育一子,2010年初,林某曾向法院起诉离婚,被判决驳回。此次林某系第二次起诉离婚,要求抚养婚生子,被告一次性支付抚养费31万元,并要求分割价值百万元以上的夫妻共同财产。

  案件由审判员黄春登办理。他多次调解和好无效,因涉及夫妻财产分割部分较为复杂,案件转入普通程序审理。如判决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将是关键问题,因为涉及房产、车辆及车辆营运经营权等,特别是车辆营运经营权可能涉及其他隐名股东的利益。直接下判显然不利解决纠纷,可能引起当事人上诉、上访等问题,案了事不了。看来只能从调解入手了。

  “要请‘长谋’来参谋”,黄春登法官同样想到了陈长谋。本案组成了合议庭,请陈长谋参与合议、审理。

  陈长谋来了。他参加庭审后,和承办人一起进一步分析了案情,认为调解的重点是从当事人的“现实利益”入手,他和承办人与当事人多次交谈,使当事人进一步了解诉讼程序、诉讼风险,他还单独找当事人做工作,用通俗的农村语言,对本案离婚诉讼的各种不同处理结果的利益做了分析。经过多次努力,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双方离婚,婚生子由女方抚养,男方支付适当的抚养费,同时男方支付女方财产分割款40多万元。事后林某感慨地说:“这个陪审员说得很实在,很明白,我们愿意接受他的调解方案。”

  去年以来,陈长谋参与陪审各种民事案件61件,经他参与调解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的33件。“要请‘长谋’来参谋”,成为法官们遇到疑难案件的一句口头禅了。谈到自己的人民陪审员工作,陈长谋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他深情地说道:“我非常愿意为法院、法庭化解矛盾纠纷提供‘长谋’,很高兴法官们能认同我的工作,群众能认同我的工作,我会继续在这个平台上发光发热,为群众多做点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