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恪尽职守、清廉赤诚,坚守淡泊名利、司法为民的理想信念;

  他,秉公执法、刚正不阿,诠释惩恶扬善、维护正义的法律精神;

  他,为人低调,二十年如一日地实践着“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办案”的人生诺言;

  ……

  54岁的他,已在审判工作岗位上工作了整整24个年头,24年来,他先后担任过助审员、审判员、刑庭副庭长、立案庭庭长、金峰人民法庭庭长;24年来,他获得了很多荣誉:2000年以来连续四年评为“优秀公务员”;2001年,他先后被省高级人民法院、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评为“办案能手”,省高级人民法院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 2003年被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严打”先进工作者;2005年被授予福州市第二十九届劳动模范,福州市直机关党工委2003-2005年度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被评为福建省优秀法官,被福州中院授予个人三等功……

  他,就是现任长乐市人民法院金峰人民法庭庭长的李子舟同志。

  一身正气 不枉不纵

  李子舟同志长期工作在刑事审判一线,积累了丰富的审判经验。但,“公堂一言断胜负,朱笔一落命攸关”,处在这个特殊的工作岗位,他从不一懈怠每一个案件,不管是简单还是复杂的案件,他都以“不平常”之心来对待。他说:“我总是怕自已办错案,怕自已和庭里的同志办的案件出问题。刑事判决直接关系到群众的切身利益,干我们这一行的,必须具有高度负责的精神,必须认真对待案件的每一个细节,马马虎虎、粗心大意,办出的案件有水分,就会给党和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2000年,他接手了王某拐卖妇女案,这是一起看似普普通通的案件,对李子舟来说可谓是驾轻就熟。然而,源于他一丝不苟的精神和对法律高度负责的责任心,使判决结果“柳暗花明又一村”。

  该案中,公诉机关指控,王某,女,32岁,贵州省人,1996年,王某以打工的名义将郭某从贵州骗到长乐,卖给当地人为妻,从中非法得款1800元,因此构成拐卖妇女罪。受理案件后,李子舟认真细致地查阅卷宗,不放过任何一个案情细节,他认为本案中的“拐卖”情节尚需进一步确认。之后,他多次到被害人家中调查了解情况,审核有关证据材料,并了解到,王、郭二人有亲戚关系,王某从贵州老家,将郭某带到长乐打工,因为不能联系到工作,就为郭某介绍对象,介绍了两个人,郭某不满意,后来介绍了男青年陈某,郭某同意出嫁。王某收了男青年1800元,此后二人还有密切的往来。据此,李子舟同志坚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起诉书所指控犯罪证据不足,王某的行为不构成拐卖妇女罪。

  但是,在该案事实查清后,李子舟同志又遇到了另一个阻碍。有人劝他说,眼下正值全国上下开展“打拐”斗争,要和整个形势保持一致,不要逆势而为,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要他好好考虑,不要轻易判无罪。这时,一向和蔼的他却严肃地说:“法律既是用来惩治有罪的人,也是用来保障无罪的人不受追诉。虽然王某是外地人,还是一个穷人,穷得连律师都请不起,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为正开展“打拐”斗争而随意定罪,这样会影响一个人的家庭幸福,影响她的一生。”最终,审判委员会同意了他的意见,王某被宣告无罪。检察院抗诉,二审维持了原判。无罪释放的王某喜极而泣:“谢谢李法官,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坐牢了,那我这辈子就完了。我知道你不收礼,我也没钱买那些名烟名酒,今天,我就送这面锦旗表达我的心意……”

  高效办案 勤勉敬业

  2000年至2003年,李子舟同志共审结各类刑事案件800余件,连续三年个人办案数在我院位居前列。提起子舟庭长,凡一起共过事的同志都对他的敬业精神赞不绝口,说他热爱自已的工作超过热爱自已的生命,是“老黄牛”,工作起来不要命。突出的有两点,一是分秒必争让有限时间出高效;二是不辞劳苦多做工作,使人生价值更高。自进入法院以来,他从未休过假,除因伤病等客观特殊原因外,从未缺勤、迟到、早退,算上加班的日子,每年平均下来,他实际工作日超过300天,其承载的是平常人无法想象的工作量。他办的800件刑事案件中,没有一件超审限。他每年能办200件左右的案件不是偶然的,这是因为他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办案中去。对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他一般在10日内审结,普通程序的,一般在25日内结案。

  有时,为了使判决书早点出来,使案件尽早宣判,他经常拿着判决书底稿到文印室印制,到办公室盖章。有人对他说“你都是庭长了,怎么还去做书记员做的杂活呢?”他就会笑着说:“大家都在一个单位工作,多做一点没什么。”每天一上班,他就开始看卷,或者开庭,或者写判决书,或者组织合议。他社交圈不广,业余爱好不多,所以他能经常利用晚上和周末加班加点。他每天上班的路线很简单,两点一线,就是在自家和单位之间。有一位同事曾经问他:“你这么经常加班,家里的事还管不管、做不做?”他说:“我和我爱人有约定。”同事问:“怎么约定?”他说:“我们约定大事归我管,小事归我爱人管。”同事问:“怎么分大事小事?”他笑着说:“我家还没有过大事!” 看似幽默的回答,其实是透着几分无奈的。在他心里,一名共产党员、人民法官,最重要的莫过于搞好审判工作,办好每一个案件,为人民群众伸张正义、主持主道,工作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在长乐法院,子舟庭长对工作默默无闻,无怨无悔的态度众所周知,大家还都知道,他心里有个遗憾,那就是对他母亲的去世。子舟庭长是个大孝子,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坚持每天去看望他70高龄的老母,有时,他的母亲也会来法院看他,她说:“他太忙了,来看我一会儿又要走了,所以我就自已来了”。那年,她母亲生病了,他答应带她去医院检查,却因工作繁忙而一次次地“改天”,可没想到,第二天,他去看她母亲时,却发现她突然去世了!子舟庭长悲恸万分,他跪在母亲灵前,哭道:“妈妈,是儿子不孝,为了工作,没能及时带你去治疗,没能带你多看几眼长乐的风光,临终也没听你一句遗言,孩子真不孝啊!” 但当天上午,他却忍着强烈的悲痛,随即回到工作岗位,没有向同事透露情况,而是默默地安排好手头的工作,然后才放心地向院领导请假。别人批评他怎么不早说,大家一起帮忙,好让他安心回去办理丧事。可他却说:“这样不好,我不能因此影响了工作,也不能让大家为我担心。” 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清正廉洁 克已奉公

  优越的地理位置,发达的商贸环境,丰富的物产资源,造就着长乐独特的人文特点,更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作为一名战斗在审判工作第一线的基层法院法官,不仅办案难,抵御各种诱惑更难。“荣誉来自对公平的捍卫”,这是李子舟同志的肺腑之言,也是广大长乐法院干警的体会。

  子舟庭长是一位很重情义、富有情感的人,但在很多时候,面对钱物、亲情、友情与法律碰撞的考验,他却成为一个“无情”的人,他给自已和家人约法三章:不接受涉案人员的财物,不在家接待当事人,不让家人过问公事。他办刑事案件十几年,常有人说情、送礼。但是,他始终认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当抵得住诱惑,而他,也总是努力把“说情人”变成对案件当事人的“说服人”。偷私渡犯罪是长乐社会治安的一个突出问题,为了便于打击这类犯罪,院领导将这类案件交由他审理。这类犯罪,群众认识模糊,认为不是犯罪或不必判得太重,有时,“蛇头”的亲属会通过他的朋友、同事、亲戚等各种关系找上门,要他认定“蛇头”是从犯,减轻处罚,并许下好处,只要他一点头,车子、房子的问题马上就可迎刃而解。但是,在丰厚的物质诱惑面前,他一次次地选择了秉持自已的职业操守,他从不以手中的权力换取自已舒适的生活条件,他认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人民法官,公正执法是我的天职,廉洁奉公是我的本份,我没有大房子,没有车子,但我这样过得踏实。”几年来他共负责审理了组织偷私渡案件200多件300多人,坚持依法从重、从严,有力地打击了偷私渡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李子舟同志二十几年来始终保持着清贫朴素的生活作风,每天步行上班,还一直同爱人和女儿住在不足40平方的单位宿舍里。有人笑话他,工作这么久了,连房子都没买。但他却说:“没本事就没本事吧,这样对得住自已的良心”。对自已,他就是如此的“小气”,可遇上生活困难的当事人,他往往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不知多少次,他为无钱买车票回家的外地当事人掏出路费,为家境贫寒的当事人送上应急费用。他总是说:“虽然他们得到了公正的判决,但看到他们生活如此艰辛,我不忍心不帮他们。”子舟庭长每个月工资二千元左右,但他资助当事人一次就是两三百元,对此,他可是毫不吝啬,他还说:“那些都是急需帮助的人,我这样做很值得,只是我工资也不多,只能尽这些微薄之力。”在工作中,他同样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始终保持着埋头苦干的工作劲头,丝毫没有因为身份地位的变化而改变。李子舟同志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工作,对审判事业,他十分较真,但对名利,对地位,他却看得十分淡泊,名利淡如水,知足能常乐。

  耐心调解 化解矛盾

  李子舟同志在办案中,积极化解矛盾,认真做好调解工作。在审理各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中,他知道,对这类案件,如果一味就案办案,处理不当,容易激化矛盾,影响社会安定。所以,他注重调解工作,善于耐心、细心地做当事人和家属的思想工作,努力化解矛盾。

  2004年他在审理长乐梅花镇宋氏两兄弟争夺海边滩涂的故意伤害案件中,弟弟先将嫂嫂打成轻伤,哥哥又将弟弟打成轻伤,两兄弟双双入狱。案件经村委会、镇政府多次调解,没有结果。案件起诉到他院后,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他多次做两兄弟思想工作,起初,两兄弟都大叫“兄弟都打成这个样子,没什么好说了,不可能和好,不要调解了!”是的,按理说,兄弟、妯娌打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可说的,该怎么判就判吧。但是,他没有轻易放弃,如何既保护伤者的合法权益,又促进家庭的和睦,还能维护司法机关的执法权威是本案的关键所在。他的理念是,调解是消除双方积怨,化解矛盾纠纷的一种有效办案方式,虽然调解一起案件要比判决费时费力,但对当事人来说,调解可以作为缓解纠纷的“减压器”,化解社会矛盾的“润滑济”。他先后通过各种途径,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一步步地消除他们的心理怨恨。经过近十次的调解,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合情合理地解决了两兄弟滩涂争议,化解了手足矛盾,两兄弟互相表示认错,考虑他们认罪态度好,确有悔罪表现,还对他们适用缓刑,给了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取得了办案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类似的棘手的案件在子舟庭长手里“化干戈为玉帛”实在数不胜数,他对民事调解的经验,让许多同行十分钦佩。

  宣传法制 奉献爱心

  李子舟同志常说:“一个法官不能单纯为了办案而办案,我们对犯罪要打击和惩罚,但更重要的是,对绝大多数的罪犯进行教育和改造,使他们成为改过自新、自食其力、遵纪守法的公民。”在刑庭工作期间,他每年都要审理不少在校中学生犯罪案件,他发现,这些学生多是抢劫、敲诈低年级学生,一般不过几元、几十元钱。他曾从事教育工作十几年,此时,更是深深感到对青少年学生进行法制教育,让他们学法、知法、守法的重要。他运用曾经学过的心理学、教育学等知识,像教师对待犯错误的学生一样,努力摸索总结出一套独特而行之有效的工作方式,教育、感化、挽救少年犯。在审判实践中,他悉心研究,运用启发、疏导方法,选准“感化点”的审讯少年被告的审理模式。

  2003年10月,公诉机关起诉被告人陈某抢劫,指控其伙同他人抢劫400多元。李子舟同志担任审判长。审理中,他查明,陈某作案时刚满16周岁,是某中学初中二年级学生。考虑陈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作案时所起作用较小,决定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经了解,陈某在校表现较好,这次犯罪只是一时失足。合议庭多次与校领导联系,希望考虑陈某还是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接纳其返校复读。起初,校领导很担心,怕陈某返校会影响其他学生。李子舟同志与合议庭成员,三次到学校与校领导沟通交流,校领导终为所动,接纳陈某返校学习。在他眼里,一个个未成年犯就像是在人生道路上跌倒的小孩,扶他们一把,就可以让他们重新回到青春的起跑线。他认为,法官是严肃的执法者,但更要积极寻找犯罪的根源和帮教工作的感化点,使法律真正成为预防犯罪的手段。

  身为教育战线出身的法官,李子舟同志始终对学校、对学生有特殊的感情,他在平凡的刑事审判工作中,关心青少年学生的成长教育,积极做好校园综治工作。1998年起,刑庭和长乐华侨中学搞共建活动,他利用暑假期间与刑庭其他同志一起为中学生举行法律讲座,组织法律知识竞赛等活动十多场,并为华侨中学的《太阳风》刊物提供法制文章数十篇,取得较好的社会综治效果。在他与其他同志的努力下,2002年,刑庭被评为暑期青少年教育工作先进集体,2004年,刑庭被省高院授予“青少年维权岗先进集体”。

  2004年底,李子舟同志担任立案庭庭长,他充分调动全庭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以满腔热忱践行司法为民。他带领全庭人员以创建福州市青年文明号活动为契机,切实将各项便民、亲民、利民措施落实到位,如对有特殊原因无法亲自来法院起诉的,实行上门立案,2005年来共上门立案近20次;开展司法救助活动,依法为80多名外来打工人员或家庭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办理了诉讼费缓交手续,缓交诉讼费达人民币近40万元,得到社会的好评。立案庭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授予“全省第五届文明行业创业示范点”,成为福州市法院系统获此殊荣的三个窗口单位之一,还相继获得 “福州市青年文明号”、“福建省青年文明号”称号。2007年7月,李子舟同志又到了另一个重要的工作岗位---金峰人民法庭担任庭长。每每回顾自已二十年审判生涯走过的足迹,他总是淡淡地说:“其实我只是做了自已应该做的事,组织却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我没有理由不更加努力地工作……”。透过这番话,我们看到的是一颗质朴的心,一份满腔热血奉献审判事业的赤子之情,这正是——寻常的法官不寻常,无私奉献是忠诚!